害怕承认错误的生理原因

2021-02-28
146
499

为什么承认错误那么难?

公元三世纪初,官渡之战爆发。曹操以三万兵马击败了袁绍十几万大军,成功改变了历史走向。这场战争无数历史学家都为袁绍感到痛惜,袁绍自己也是懊悔不已。原因就是大战之初,袁绍的参谋田丰提出“持久战+游击战”的建议未被袁绍采纳,反而将其关了起来。

当然有言论指出田丰被关押乃至被杀其实不冤,主要有以下三个主要原因。一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再三干扰袁绍的决策;二是公开发表不支持袁绍打官渡之战,多次发表沮丧士气的言论,造成军心动摇;三是宁愿做牢也不愿意协助袁绍,坐看袁绍失败来证明自身的正确。

按照正常逻辑来看,战败后的袁绍应该亲自把田丰从大牢里请出来,赔礼道歉并且重新予以重用才是。而且官渡之战失败后真的就有狱卒偷偷像田丰提前道喜。然而田丰却仰天长叹:“他若胜了,我或许能活,如今败了,我必死无疑”。果然,袁绍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田丰杀了。

田丰临死前的感叹可见其对人性的认知有多深刻: “大部分人是不愿意认错的,尤其是比你强的人是不愿意向你认错的”。

谁会认错?

美国知名心理学家艾略特·阿伦森为了研究这个现象还专门写了一本书来探讨,书的名字就叫做《谁会认错》。他在书里收集整理了数不胜数的真实案例,从总统到平民,从财阀到穷人,上至议员,下至企业职工,高学历的大学教授,低文化的街头小贩,几乎无一例外,全体几乎都是死不认错的“代言人”。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是:当一个人承认错误的时候,就好比从大脑中抹去旧的记忆,只不过这个过程是强行的,而且是主动行为。同时再强行安装进去一套新的认知观念。在新旧交替的过程中,会引发大脑的各种不适,甚至造成大脑系统功能的紊乱。

其实,这个想法后来得到了心理学和脑神经科学的证实,上面所描述的现象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认知失调”。这个概念是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利昂·费斯汀格在1956年首次在《当预言失灵》一书中提出的。比如“世界末日”的信徒们明知道这个预言失败了,他们也不会认为是自己被骗了。但是这种“认知落空”引发了他们认知上的不协调,很多信徒为了解决这种认知失调所带来的不适,转而又去接受了一个新的甚至更加荒谬的预言。比如,某个人十分坚信外星人因为他们的虔诚信仰而饶恕了这个罪恶的星球...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当人们在遇到一个跟自己认知不匹配的新观念的时候,哪怕明知道自己错了,但是第一反应仍不是接受并改正,而是尽可能的找出支持自己观点的其它理由,哪怕这个理由很荒唐(人们总是有极大的天赋说服自己接受自己想看到的结论)。

还有一个美国脑神经科学家经过核磁共振技术扫描人类在认知失调情况下处理信息的脑电图发现,大脑主管理性区域会出现“断电行为”停止工作。而当恢复时,大脑负责情绪的区域就会突然亮灯,兴奋异常。也就是说,人在发生认知不匹配的那一刻是没有理性的,大脑无法正常调度所有功能。除非等大脑适应了那一套新的认知观念,人才会恢复理性。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哪怕听到对方说对不起,在短时间内恐也无法原谅对方的原因恐怕就在这里了。根据大脑灵活程度以及接受新认知的快慢,每个人的认知失调周期可长可短。

说到这,我突然想起了我们村有一对老头老太太,据听说是年轻的时候吵过一架,就分房睡,一直到死两人都没再说一句话。原来这都是真的...

146

文章版权所有:PORK's BLOG,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欢迎分享,转载务必保留出处及原文链接